唐 · 脱缰的准高中生哈士奇·小琊

『更nmb』一只脱缰的西伯利亚雪橇犬

『黎明之前,黑暗最深』
荣耀,APH,SOT,弹丸厨
头像是小飘画的人设
文风经常奇怪_(:з」∠🌸)_
博爱却专注于与小飘一起写雪兔
我那小智障朋友小黑不打tag
欢迎抓虫,ooc尽量避免
。邻家的深井冰。
一切可甜可虐
哈士奇

雪兔组的理科小课堂② 过影,代价


『一个圆中有无数个内切三角形,而一个三角形只有一个外接圆』

气球爆炸了。

而我什么都听不到。

"I set a fire to  the moon shape."(我带着满腔热情投身爱河)

我的心正在抽着疼,像狗在心上磨牙。

我听见了我自己在笑,狂妄而放肆地嘲笑。

我从来只在战场上嘲讽过对手,而现在嘲讽的对象是我曾最引以为豪的东西。

我的爱。

我看着他们,亲密而无间。

我把指关节摁得嘎吱作响,

而他什么都听不到。

他抱着他,他牵着他的手。

"We are just shadows in the cascades of history."(却发现只是落幕历史的过影)

他在笑,我怀疑在我挣扎,在我死去的时候,他也保持着这样的微笑。

我以为他是爱我的。

而转眼他就和别人纠缠在一起。

我的尸体还没冰凉。

他可以有无数个伴,只要他活着。

我只有他一个,而我已经死了。

"I set our bodies in my long show."(不过置身一场作秀)

我怀疑阎王爷遗忘了我,或者是鬼使忙去喝酒了丢下我在一旁,也许我压根没存在过。

如果这就是他所谓的爱,

我想让我消失是上帝做的唯一一件对的事。

我宁可付出灰飞烟灭不被载入史册的代价,我也不想

再爱他了。

"This heavy whisper makes me more scared than anything."(一切寂静无声,让我愈发害怕)

他不是我的苏维埃。

So in time.(是时候了)

苏维埃他死了。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