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 · 脱缰的准高中生哈士奇·小琊

『更nmb』一只脱缰的西伯利亚雪橇犬

『黎明之前,黑暗最深』
荣耀,APH,SOT,弹丸厨
头像是小飘画的人设
文风经常奇怪_(:з」∠🌸)_
博爱却专注于与小飘一起写雪兔
我那小智障朋友小黑不打tag
欢迎抓虫,ooc尽量避免
。邻家的深井冰。
一切可甜可虐
哈士奇

黎明前的牢骚(ง •̀_•́)ง

我真的。好想写文啊

快了。快了。我感觉到黎明在召唤我。

放假的脚步近了

(其实就是快中考了发个牢骚而已)

雪兔组的理科小课堂② 过影,代价


『一个圆中有无数个内切三角形,而一个三角形只有一个外接圆』

气球爆炸了。

而我什么都听不到。

"I set a fire to  the moon shape."(我带着满腔热情投身爱河)

我的心正在抽着疼,像狗在心上磨牙。

我听见了我自己在笑,狂妄而放肆地嘲笑。

我从来只在战场上嘲讽过对手,而现在嘲讽的对象是我曾最引以为豪的东西。

我的爱。

我看着他们,亲密而无间。

我把指关节摁得嘎吱作响,

而他什么都听不到。

他抱着他,他牵着他的手。

"We are just shadows in the cascades of history."(却发现只是落幕历史的过影)

他在笑,我怀疑在我挣扎,在我死去的时候,他也保持着这样的微笑。

我以为他是爱我的。

而转眼他就和别人纠缠在一起。

我的尸体还没冰凉。

他可以有无数个伴,只要他活着。

我只有他一个,而我已经死了。

"I set our bodies in my long show."(不过置身一场作秀)

我怀疑阎王爷遗忘了我,或者是鬼使忙去喝酒了丢下我在一旁,也许我压根没存在过。

如果这就是他所谓的爱,

我想让我消失是上帝做的唯一一件对的事。

我宁可付出灰飞烟灭不被载入史册的代价,我也不想

再爱他了。

"This heavy whisper makes me more scared than anything."(一切寂静无声,让我愈发害怕)

他不是我的苏维埃。

So in time.(是时候了)

苏维埃他死了。

唐小琊的十大错觉

『只是一些小感慨』

1.小琊会写文章

2.小琊能脱缰

3.小琊能周更

4.小琊是一个愉快的初三

5.小琊数理化很好

6.小琊化学竞赛能得奖

7.小琊能写到10条

8.小琊明白是义正辞严,而不是义正言辞

雪兔组的理科小课堂 ①这爱情离开得太快了

Mg+2HCl→MgCl2+H2↑

『明明才刚刚开始。』

基尔伯特一点都搞不明白。

就像无辜的小孩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大人训一样。

“我们——明明才刚刚相爱。”

他才刚刚学会欣赏他瞳中的紫色星空,

他才刚刚学会拥抱除阿西和亲父以外的人,

他才刚刚学会为他掖围巾。

就像镁和酸的反应,

就在那普通人眼中短短几年,他眼里的短短两三天,历史书翻过一页的功夫。

'Fall depths with me miles apart . ' (坠入深渊)

如同海的女儿最终的结局,一切都消失在那气泡中了,没有沉淀,也不会有痕迹。

基本没有,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们挣扎过,相爱过,反应过。

因为一切开始的太快,也逝去得太快。

剩下的只是那个几乎和他没有区别的俄/罗/斯。

他不是镁,他也不是酸,他是盐,现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俄/罗/斯。

而,这个世界上,却再没有普/鲁/士,再没有苏/联。

更可怕的是,只有他自己飞散了,他却只换了种存在的方式。

只有他承担这痛苦,

也只有他记得这一切了。

嗷嗷嗷嗷(哈士奇脱缰了)

嗷嗷嗷嗷

我萌上郝眉和食堂大叔了!!!!!!!!!

这对cp我吃!

甜啊啊啊XDDDDDD

初恋组,存在为了一段记忆

脑洞产物

小琊我真的憋不住。

【正文】

和路德一模一样的蔚蓝色眼睛,像在阳光照耀下晶莹闪烁的大海。

那双眼睛去哪里了呢。

那个男孩说过一定会凯旋归来。

而远方却再没有传来他的消息。

我啊,等得蛋糕都凉了,等得脱下了女装,等得放下了画笔,等得拿起了手枪。

我等这么久,却等来一个和你很像却又不是你的男孩。

神啊,能给我个机会,让他和我说说话么。

手中的画笔无力地放下,连你的容貌都只能用路德的脸推测了呢。

静静地靠着墙睡着了。

几百年前的小男孩蹑手蹑脚地进入了房间,明明没有脚步声,却还是小心翼翼。

他走到抱着画板睡着的少年身旁,悄悄地为他盖上了毛毯。

少年咕哝了一声,皱紧了眉。

他变得有些透明了,却只是惨淡的笑了笑。

蹲在少年身前,看着少年安然的睡颜,垂下了眼角,淡淡的笑了。

即使我成了这样,我还是放不下你。

我啊,从公元900年就喜欢你了哦。

他轻轻地离开了,小心地掩上了门,除了那条毛毯,没有留下痕迹。

每天都是这样,只为看看他。

两个小豆丁坐在草地上,他握着他的手,教他画画。

当他说饿的时候,他会给他自己的午饭。

他钻进了他的裙底,只为抓住那只小老鼠,怕他受到惊吓。

这些记忆有些属于我,有些却不属于我。

『那个小女孩走过来了,可我在洗澡欸,怎么办啊。』

『她说要和我一起洗!!!怎么办!!!』

『欸,她说我的饭难吃,看来我要好好学学厨艺了。』

『啊啊啊!她好可爱!』

神,神/圣/罗/马。

『你愿意和我一起组成强大的神/圣/罗/马/帝/国吗?』

我愿意啊,你回来好不好。

『我得变得更加强大才能保护她。』

『她说会做点心等我回来。』

『欸,送我地板刷么?』

……

『喂喂 爸爸 我喜欢他 

喂喂 妈妈 听我说啊 妈妈 

他送给我的地板刷
 
是比什么都珍贵的宝物 

圆滚滚的地球 圆滚滚的地球 

圆滚滚的地球 我是神/圣/罗/马

圆滚滚的地球 一直盯着地球 

难道这是地球 我是神/圣/罗/马
 
啊 一笔就能绘出的美好世界
 
各种各样的人进出我的家

圆滚滚的地球 圆滚滚的地球 

圆滚滚的地球 我是神/圣/罗/马
 
圆滚滚的地球 很开心的地球
 
骨碌转的地球 我是神/圣/罗/马 

啊 想起了和他一起度过的时间
 
让你吃了难吃的东西 对不起
  
是啊 爸爸 这不是谎话 

呐呐 妈妈 听我说啊 妈妈
 
他给我的地板刷 

是比什么都珍贵的宝物

圆滚滚的地球 难过着的地球
 
想见面啊地球 我是神/圣/罗/马 

啊 梦想中那光芒闪烁的世界
 
在战争结束之前都要忍耐
 
啊 无法忘记 他的手指温度
 
无论再过多少年 世界上最喜欢的也是你啊』

是他在唱歌,明明是欢快的歌,却是唱出了悲怆的哭腔。

明明声音忽近忽远,却听得异常清晰。

『这残忍的战争,我也许。回不来了。』

『对不起啊,意/大/利。我让你等了这么久,可,我还是回不来了。』

神罗……

他倒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浑身是血,却还是抱着那个地板刷。

『我从公元900年就开始喜欢你了哦~』

『神/圣/罗/马的存在是一段记忆,他也为这一段记忆而存在。』

他被那个梦惊醒了,在脸上摸到了久违的泪水。

他低头看了看盖在自己身上的毛毯。

又是路德帮我盖的吧,不知道我这副样子他有没有看到。

真得好希望是他啊。

FIN

鬼月 召唤万尼亚!

虽说已经快开学了,而小琊就是憋不住脑洞
咬我啊?!
虐梗圆满HE
短小君
昨天匆匆忙忙的发了
有些小改动

【正文】

“亚瑟,那什么,本大爷能见见一个人么?”

基尔伯特低着头闷闷地喝了口伏特加。

辛辣的感觉从口腔一路烧下来,火辣辣的,刺激的喘不过气。

难受的眼眶都泛红了。应该得加冰块的,基尔伯特皱眉。

那蠢熊爱喝的酒本大爷还是喝不惯。

“你要见谁?”明知故问。

“你说呢。”

本大爷一直惦记着的他。

英/国喝了口酒,叹了口气。

他脱下了手套,沾了沾基尔伯特身前酒杯中的液体。

顿了下,然后指尖在桌面上娴熟地划出一个繁复的图案。

……

在英/国吟唱完冗长难懂的咒语后,基尔伯特念了十遍自己思念很久的人名。

Ivan,Ivan……

不管大声还是小声,酒吧里别的人都只把他当成失恋了的醉汉,还是对方劈腿的那种。

英/国打了个响指,魔法阵正如基尔所想的样子,开始发光。

然后他静静地趴在桌子上,启动魔法阵会消耗灵能,很显然他有点累了。

当魔法阵发出耀眼的第七种颜色后,一切还是毫无动静,失败了?

基尔伯特戳了戳英/国毛茸茸的脑袋。

“有延迟!耐心点,baka!”头都不想回,却谁也想的出他那不耐烦的神色。

话音刚落,基尔伯特身旁的座位上就出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

奶金色的短发,没有他亲手给他戴上的帽子,米色大衣,也不是他熟悉的那套军服,却是一模一样的脸。

一模一样,蕴含着星空的紫色眼睛。

这简直让基尔崩溃。

“这他妈不是俄/罗/斯么?!!”

“露西亚是俄/罗/斯啊。”很显然被莫名其妙地召唤过来,他也是一脸无辜。

当他看清身旁的基尔伯特时,眼光闪动了一下。

不是那个人,基尔伯特非常懊恼。

一边用胳膊肘推了推“熟睡”的英/国,一边说“你来干什么?”

“诶,露西亚也不知道哦,‘咻’地一下就过来了呢。”眯起了眼睛,一如既往的俄/罗/斯式微笑。

真的是一模一样呢。

英/国听着他们的动静,无论是魔法阵还是咒语都没错,照理是成功的。

召唤的是苏/维/埃的灵魂,莫非……

基尔伯特懊恼地捶了捶头,灌了一大口伏特加下去,这酒的烈性使得其生理盐水在眼眶中打转。

他站起了身,准备离开。

“可是你怎么就知道露西亚不是你要找的人呢……”俄/罗/斯拿起了基尔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

“因为……”俄/罗/斯站起身来。

“небольшой калинин 。”

眼泪“唰”得就下来了。

Fin 妈管严

新人首文,一个摸鱼引起的一场虐狗大战,囍喜囍喜⑥,文笔深井冰,ooc尽量避免了

(十五)

他们其乐融融(?)地吃起了饭。

伊万终于欺负够他了。

放下碗筷,开始给基尔擦眼泪了,纸巾被攥在手里攥了很长时间,都皱了。

又与他耳语了一会,只见基尔坚定地摇了摇头。

于是伊万满意地点点头,起身倒了杯水,用筷子熟练地拣起一片红色的大白菜,放到水里洗了洗。

在小菊发光眼睛的注视下,把洗完的大白菜喂给基尔吃,像喂小孩一样。

而另一边,亚瑟和阿尔叽叽喳喳拌了半天的嘴。

王耀【生无可恋】

(十六)

喂到自家恋人吃饱了,伊万开始吃饭了,另一只手顺便刷着论坛。

基尔正麻利地打着字。

时不时抬头耳语两句。

而另一边,

亚瑟:balabalabala 

阿尔(倒了杯水过来,放到亚瑟眼前)

亚瑟(喝了口水):balabalabala

阿尔:呐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耀:啧。

(十七)

阿尔说这菜吃不惯,要订M记吃。

被亚瑟狠狠地拒绝后,鼓起了嘴。

(hero不听hero不听hero不听)

然后说要出去买M记回来吃。

等他出了门后,王耀在手机上飞速地点了几下。

转身去了厨房。

过了1分钟,拎了两瓶五粮液走回来。

(十八)

[您的好友王耀给你发来了邀请]

拌嘴不如喝酒。

[对方拒绝了您的邀请]并说

喝酒不如吃饭。

[您的好友王耀向你发出了挑战]

我敢赌你喝两瓶酒必跳脱衣舞。

[对方接受了你的挑战]并说

绅士才不会这样!baka。

本田菊惊恐脸。

(十九)

Round 1

王耀:这是我家,按照我的规矩来阿鲁。

亚瑟:come on

王耀:成语接龙怎样。输三局喝半瓶。

亚瑟:......

王耀:绅士不能言而无信阿鲁。

亚瑟:......接受挑战(为了绅士的名誉)

然后,亚瑟连被罚了一瓶半的五粮液。

一回合K.O.对手

我宣布 王耀完胜!

王耀拿出了计算机计算损失。

他感叹了一声后拿出了手机。

亚瑟站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夺过了王耀的手机,跑的贼溜得快,当王耀追回来时,一条信息已经发出去了。

#96 欠债是要还钱的

A h lf,8)o_e y9u;jl

在王耀的眼里,那是一条乱码。

而当阿尔看到时,高兴地炸裂成天边的一朵烟花,赶紧跑到便利店买了一系列用品。

(二十)

基尔瞄了一眼身旁看着手机的伊万。

抄起剩下的半瓶五粮液一口干了下去。

还没从惊吓中缓过神的王老板又被惊吓了一次。

小菊的手机震了震:

#99 帅气的本大爷

既然亚瑟都......
以身试法了
那本大爷就。
很早就想这么说了......
蠢熊,本大爷喜欢你,和本大爷在一起吧 @korukoru向日葵

伊万笑眯眯地在手机上点了发送键。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亲了基尔一下。

小菊:!

老王:!

分针轻轻划过12,

又是崭新的一天,

一对崭新的恋人,

“你好,露西亚是

伊万•布拉金斯基”

“一碗不辣金丝鸡?

噗,你好,本大爷叫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正式宣布在一起了,

这就是G先生和L先生的故事?

不,故事才刚刚开始。

[然而之后他们干了什么]

小菊放起了音乐,基尔唱起了歌,亚瑟站到了桌子上,跳起了舞。

跳到尽兴时,脱下了外套,解开了上衣的三颗扣子,露出光洁的胸脯。

这时,门被暴力的推开了。

阿尔:亚蒂蒂蒂蒂蒂蒂XDDDD,本hero回来啦!

亚、亚蒂 ////

(老王:你看我就说的吧)

FIN(完结撒花)

脱也脱了,你们给个赞呗

为雪兔组干杯🍻!

开学就是初三了,要考个好高中

所以,米娜桑,来年再见

新人首文,一个摸鱼引起的一场虐狗大战,囍喜囍喜⑤,文笔深井冰

(七)

当伊万欢快地用鼠标点下发送键后,在那五秒都不到的时间内,就出现了第一条评论,

帅气的本大爷:占到第一的本大爷非常帅气!

然后,伊万关了电脑屏幕,笑眯眯地站起身走出了房间,打开了房门,笑眯眯地说:

“呐,小加里宁不听露西亚的话呐~☆”

基尔(黑人问号)

然而被摁倒在床上的时候,他瞄了手机一眼。

[SM][捆绑play][h]

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并且似乎明白了什么。

(八)

经过体力游戏之后,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

打理打理了房间,穿戴整齐后,两人齐刷刷的撞开了用玻璃胶粘好的家门(?),又用玻璃胶把门粘了回去。

欢快地走了几步,基尔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这门是往外开的,那晚上回来这门怎么进啊。

(九)

快到王耀家门口时,遇到了拿着手机的学生•菊。

小菊一直在与他的恩师(?)聊天,存在感一直很高的俄罗斯人koru声成了调不掉的聊天bgm。

这让其十分不开心。

虽然并没什么x用。

但是露西亚最擅长的就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是么。(日本人露西亚不熟,只能欺负小基尔啦~☆)

(十)

王耀一脸蛋疼地打开了门。

圆桌上红色江山让勇于尝试的基尔伯特十分兴奋。

kesesesese~

这就是川菜吧!本大爷要好好尝尝!

洗完手后就冲向了饭桌。

王耀:慢点,没人跟你抢阿鲁。

然后在王耀懵圈的注视下,基尔让伊万把一盆辣子鸡所有的辣椒挑了出来,放到了碗里。

吃了下去。

王耀:妈的,这锅我不背。

(十一)

基尔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这!就是川菜啊!这味蕾上的体验!基尔这么想着,勇于品尝一切的本[咳咳]大爷最帅了!

王耀&小菊:真是个有魄力的汉子啊!

还没等他们感叹完,伊万舀起一勺子辣椒又塞进了基尔嘴里。

基尔又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十二)

王耀看不下去了,拿了一罐崂山白花蛇草水。

还没放到基尔桌前,就被他狠狠地推开了。

啧。

王耀表示不想和他说话,并看起了手机。

小菊望着那俩人,却拿着餐巾纸不敢上前。

还是吃饭吧。

不过令其佩服的是,都哭成这样了居然还在他的贴里评论吐槽。

(十三)

在大家(王耀&小菊)都很尴尬的时候,门铃响起。

王耀:OH,那两个王八羔子说来就来。

(十四)

阿尔一进门看到他老师就笑了起来,抽了几张餐巾纸想递给他。

伊万笑眯眯地转了过来。

啧。还是洗洗手吃饭吧。

So spicy!

拿过放在桌子上的罐装饮料就喝了起来。

然后去了厕所。

一直看着手机的英国绅士抬起手拿起了阿尔喝过的饮料,喝了一口。

没红茶好喝,但是比可乐那玩意好喝多了。

在基尔崇拜的眼神下,喝完了剩下的饮料。

TBC




普爷职业德语老师设定

小菊与阿尔是他昔日的学生

伊万比较腹黑

这里的耀并不文雅_(:з」∠)_

ooc欢迎抓

新人首文,一个摸鱼引起的一场虐狗大战,囍喜囍喜④,文笔深井冰,ooc尽量避免了,上帝视角的露普日常

(一)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透过普鲁士蓝百叶窗的缝隙

暖暖的打在了身旁熟睡着的大白熊脸上。

交往729天,基尔伯特第一次没有伴随俄罗斯恋人的小基尔小基尔叫唤声醒来。

是的,基尔伯特与伊万交往了两年差一天,却谁也不知道他们的恋人关系。

从没公开过,这让基尔伯特很懊恼。

你要知道前两天他还在被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嘲笑是个单身汪(当然他们后来被揍得很惨)。

要不是开门就是蠢熊的傻傻的笑脸和熊抱,他真想一手机拍在他那迟迟没有公布关系的讨厌的恋人脸上。

他叹了口气,用胳膊肘推了推正与周公拿着魔法小棒棒互怼的恋人。

俄罗斯恋人不满的咕哝了一声,转过身背对着他。

一抹恶劣的笑容出现在基尔的脸上。

他伸出了罪恶的手在恋人最脆弱(?)的腰部狠狠地挠了一下。

当然,结果是基尔被有着浓郁起床气的大白熊压在床上,狠狠地挠了一顿。

(二)

基尔嚎叫了半天,连连求饶,白熊这才停了下来。

他平复了下呼吸,问伊万早饭想吃啥。

以往基尔起的晚,睁眼没有美女没有啤酒也没有早餐,只有恋人边说着好饿好饿边把他推进厨房。

早餐永远都是基尔起来做,基本上都是香肠、土豆泥、香肠、土豆泥。

翻花样?从清蒸土豆泥变成土豆泥炒土豆泥还不算翻花样?

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早餐,他倒是没有怨言。

只要不让蠢熊进厨房,什么都好。

他可是个爱翻花样的主,唯一一次让他进厨房也是他最后一次进厨房,原因是,

他做出了奶油蓝莓牛肉饺子。

为此他还专程打电话给伊万的朋友——烹饪大师王耀,问他关于教伊万做饺子,他到底教了啥。

王耀表示这不是我的锅,我不背阿鲁。

(三)

伊万说今天不想吃土豆泥了,出去吃早饭吧。

基尔小小的伤心了一下:

今天本大爷没有吃到土豆泥。

洗漱完,两人饿得都破开门往外冲。

反正这不是我的门。两人不约而同地想着。

对,这不是他们的家,是伊万的好友做生意天才——王耀,借给他们的。

他们从莫斯科跑到北京来玩,王耀听到借房子就开始打他的如意算盘。

没想到刚布置完入住第二天房子就没门了。

王耀:房子你们要布置得像自己家我也允许了,什么窗帘,地板都给你们改装过了,你们还把我门撞坏阿鲁。(心痛不已)

(四)

正在打太极拳的王耀,看到远远向他招手,并向他走过来吃完饭的两人,右眼皮抽搐了一下,感觉总有不好的事发生。

好吧,他家的说法真他妈准。

他俩要来他家吃晚饭。

说完就跑真他妈翅极,此时的两人想着。

(五)

终于到吃下午茶的时候了,刚买完抹茶奶盖和香肠面包还有一瓶格瓦斯的伊万,看到自家恋人盯着手机哭哭笑笑,走过去摸了摸他的额头。

没烧啊。

基尔用一种关爱傻子的眼神看了看他。

然后往屏幕上划了划,举起了手机,虽然屏幕晃的厉害,但是伊万还是看到了几个关键词

[BL][甜中有虐][从公元前900年开始就喜欢你]

然后伊万以真拿这傻子没办法的表情,轻轻拍了拍他,抱一下以示安慰。

买完笔后在路上迷路着的本田菊,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幕。居然记起了回旅馆的路,飞奔而去。

(六)

基尔伯特是cos圈知名的coser,同时也是个爱逛论坛、爱看漫画的宅兼腐男。

在回去的时候,几乎一刻不停的看着手机。

回来后,在床上看着手机。

上厕所,看着手机。

看手机也就算了,还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露西亚委屈但露西亚不说。

“小基尔~”

“小大爷~”

(基尔自称本大爷,露西亚就叫他小大爷了)

啧。

“小加里宁~”

(基尔说他喜欢露西亚家的加里宁格勒,喜欢到痴迷,所以露西亚就叫他小加里宁了)

多次尝试转移基尔伯特注意力无果后,伊万准备采用实质性措施,笑眯眯地抽走了他手中的宝贝手机。

并用左手压住基尔的头,使其抓不到自己的围巾。

在基尔嗷嗷的叫声中,伊万饶有兴致地看着手机上的图片。

“这个姿势不错,小加里宁,下次我们也试试吧~”

转过身,凑近基尔伯特,玩味地看着他。

亲了下他的脸颊。

“露西亚去码字了哦,别看这么黄暴的东西,让露西亚发现的话,全部做一遍哟~”舔了下嘴唇。

基尔嘭地脸红。在伊万走后点开了个更黄暴的漫画。

伊万轻轻关上了房门,把脸埋进了手掌里。

平复下心情后,走进了唯一一间有电脑的房间,开始打字。

伊万写手专注写黑暗风二十年,而今天:

korukoru向日葵:露西亚今天不想更文了,作为补偿,露西亚写篇小黄文吧。

于是欢快地码了起来。

TBC(妈管严)

心疼王耀
露熊写手圈大大
普爷coser兼腐男设定
小大爷的称呼是个人爱好不喜勿喷
非国设
欢迎抓虫
(听胡来的左手撸出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