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 · 脱缰的准高中生哈士奇·小琊

『更nmb』一只脱缰的西伯利亚雪橇犬

『黎明之前,黑暗最深』
荣耀,APH,SOT,弹丸厨
头像是小飘画的人设
文风经常奇怪_(:з」∠🌸)_
博爱却专注于与小飘一起写雪兔
我那小智障朋友小黑不打tag
欢迎抓虫,ooc尽量避免
。邻家的深井冰。
一切可甜可虐
哈士奇

鬼月 召唤万尼亚!

虽说已经快开学了,而小琊就是憋不住脑洞
咬我啊?!
虐梗圆满HE
短小君
昨天匆匆忙忙的发了
有些小改动

【正文】

“亚瑟,那什么,本大爷能见见一个人么?”

基尔伯特低着头闷闷地喝了口伏特加。

辛辣的感觉从口腔一路烧下来,火辣辣的,刺激的喘不过气。

难受的眼眶都泛红了。应该得加冰块的,基尔伯特皱眉。

那蠢熊爱喝的酒本大爷还是喝不惯。

“你要见谁?”明知故问。

“你说呢。”

本大爷一直惦记着的他。

英/国喝了口酒,叹了口气。

他脱下了手套,沾了沾基尔伯特身前酒杯中的液体。

顿了下,然后指尖在桌面上娴熟地划出一个繁复的图案。

……

在英/国吟唱完冗长难懂的咒语后,基尔伯特念了十遍自己思念很久的人名。

Ivan,Ivan……

不管大声还是小声,酒吧里别的人都只把他当成失恋了的醉汉,还是对方劈腿的那种。

英/国打了个响指,魔法阵正如基尔所想的样子,开始发光。

然后他静静地趴在桌子上,启动魔法阵会消耗灵能,很显然他有点累了。

当魔法阵发出耀眼的第七种颜色后,一切还是毫无动静,失败了?

基尔伯特戳了戳英/国毛茸茸的脑袋。

“有延迟!耐心点,baka!”头都不想回,却谁也想的出他那不耐烦的神色。

话音刚落,基尔伯特身旁的座位上就出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

奶金色的短发,没有他亲手给他戴上的帽子,米色大衣,也不是他熟悉的那套军服,却是一模一样的脸。

一模一样,蕴含着星空的紫色眼睛。

这简直让基尔崩溃。

“这他妈不是俄/罗/斯么?!!”

“露西亚是俄/罗/斯啊。”很显然被莫名其妙地召唤过来,他也是一脸无辜。

当他看清身旁的基尔伯特时,眼光闪动了一下。

不是那个人,基尔伯特非常懊恼。

一边用胳膊肘推了推“熟睡”的英/国,一边说“你来干什么?”

“诶,露西亚也不知道哦,‘咻’地一下就过来了呢。”眯起了眼睛,一如既往的俄/罗/斯式微笑。

真的是一模一样呢。

英/国听着他们的动静,无论是魔法阵还是咒语都没错,照理是成功的。

召唤的是苏/维/埃的灵魂,莫非……

基尔伯特懊恼地捶了捶头,灌了一大口伏特加下去,这酒的烈性使得其生理盐水在眼眶中打转。

他站起了身,准备离开。

“可是你怎么就知道露西亚不是你要找的人呢……”俄/罗/斯拿起了基尔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

“因为……”俄/罗/斯站起身来。

“небольшой калинин 。”

眼泪“唰”得就下来了。

Fin 妈管严

评论(5)

热度(15)